您的位置: 武汉代放生网 > 放生泥鳅 > >

南京持明宝瓶放生,台湾著名作家林清玄参访南京鸡鸣寺

来源:未知   作者:不详   发布时间:2024-03-27 10:46   点击:591次
摘要:7、登载明代南京佛寺最多、最详细者为明人葛寅亮所编著《金陵梵刹志》。因此,《金陵梵刹志》是登载明代南京佛寺最多、最详细者,其权威性、可信度相当高。如果所谓的“最小不

一、太原长江哪里可以放生

1、大菩文化江苏讯11月12日,台湾著名作家林清玄先生及夫人一行到南京鸡鸣寺参访。鸡鸣寺住持莲华法师、监院慧吉法师热情接待林清玄先生一行,并陪同参观寺院。

2、在书画院,林清玄先生饶有兴致地挥毫泼墨,为鸡鸣寺留下“行深”两字以作留念。在图书馆,林清玄先生赞叹图书馆的藏书丰富,在图书馆收藏的自己作品上签名,并与莲华法师等茶叙畅谈。

3、随后,林清玄先生在莲华法师的引领下,先后参观了鸡鸣寺毗卢宝殿、药师佛塔、铜佛殿及观音殿,圆满结束在鸡鸣寺的参访。

4、--------------------------------------------------------------------------------

5、《世界宗教文化》2005年第2期

6、“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提起历史上的南京佛寺,相信每个人都会吟诵起杜牧的这首千古名篇《江南春》。的确,佛教自东汉末年传人南京,南朝时各朝先后建都于此,由于统治者的提倡,南京佛教盛极一时,成为全国重要的佛教中心,佛寺多达700余所,“南朝四百八十寺”为当时南京佛教、佛寺繁盛的形象说法。南朝以后,南京政治地位下降,佛教时有兴盛,断续发展,但已远不及南朝,佛寺数量大减。到了明代,南京先后作为首都和留都,政治地位提高,再次成为全国的重要佛教中心,佛寺大量修建,为南朝以后又一高峰。

7、登载明代南京佛寺最多、最详细者为明人葛寅亮所编著《金陵梵刹志》。葛寅亮,字水鉴,号屺瞻,明浙江钱塘(今杭州市)人。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进士,先后任福建提学参议、湖广提学副使,寻授南京礼部祠祭清吏司郎中。明朝制度,礼部“掌天下礼仪、祭祀、宴飨、贡举”,祠祭司“分掌诸祀典及天文、国恤、庙讳之事”,“凡天文、地理、医药、卜筮、师巫、音乐、僧道人,并籍领之”(《明史·职官志》)。可以说,南京佛教、佛寺之事正是葛寅亮主管诸务中的一项。其时,南京佛寺中制度涣散,寺田流失,佛寺萧条,颇不利于佛教的维持和发展,也影响了封建制度的巩固。葛寅亮到任后,将具备规模的佛寺按照“就近”原则,分为大、次大、中、小几种类型,以大寺统次大寺、中寺,次大寺、中寺统小寺,实行严格统属管理。他清田定租,“先朝之赐田以赡缁流而久夺于豪右者,皆悉力复之”(《苍霞余草》卷1《宪使屺瞻葛公颂德碑》),并拘集佃户确定寺田租额。他主持订立佛寺各项制度,包括行政管理制度、经济管理制度、教育制度等。为了巩固和记录改革成果,他编集《金陵梵刹志》,详载各佛寺类型、位置、沿革、殿堂、公产、艺文、制度等。因此,《金陵梵刹志》是登载明代南京佛寺最多、最详细者,其权威性、可信度相当高。

8、那么,《金陵梵刹志》究竟登载了多少佛寺呢?其凡例称共登载大寺3所、次大寺5所、中寺32所、小寺120所,计160所。但是,根据我们的统计,该书实际上登载大寺3所、次大寺5所、中寺38所(上、下瓦官寺,原文作一所,实为二所)、小寺130所,计176所。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可能是《金陵梵刹志》于万历后期编集,当时登载160寺;不久,葛寅亮“适请告去”,未能刊行;天启年间,他任南京尚宝司卿,为《金陵梵刹志》作序刊行,又对登载佛寺稍作增补,但凡例中的相关内容未遑修改,以致矛盾。《金陵梵刹志》登载的佛寺及其在书中的卷数,请看附表:

9、另外,该书卷53在介绍各寺公产时,又补充了有寺田的4所佛寺,即窑墩庵、西坟庵、清溪庵、万松庵。这样,《金陵梵刹志》登载佛寺应为180所。

10、《金陵梵刹志》作于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左右,其所登载180所佛寺大体反映了当时南京存在的佛寺情况。另外,该书卷2《钦录集》洪武二十一年条记载,明初在凤台门附近有罗汉寺;洪武二十一年条记载,明初在南关外有百福寺;卷33罗洪先《冬游记节文》记载,明中期在凤台门外祝禧寺附近有万岁寺。

南京持明宝瓶放生,台湾著名作家林清玄参访南京鸡鸣寺

二、深圳放生鱼的视频

1、总计,《金陵梵刹志》中有名称的明代南京佛寺共183所。

2、在其它一些史籍,包括南京的各种方志、野史笔记、明人文集、高僧传等,以及最近考古发掘中,我们还发现了一些明代南京佛寺的名称,共计24所。明代南京佛寺的总数,由于资料缺乏,回答这一问题相当困难。但是,我们可从以下两个方面对它作一估计。其《金陵梵刹志》中记载有万历后期南京大、次大、中、小佛寺约180所,另有“最小不入志者百余”(《金陵梵刹志》凡例),加上其后所建,则至明末南京佛寺起码应有300所。

3、《金陵梵刹志》所载及其所谓的“最小不入志”的佛寺中不知是否包括那些私创佛寺。众所周知,明代一直不允许私创佛寺。万历十三年(1585年)正月,明神宗先是“诏毁天下私创庵、院”,数日后又令停止执行,“仍禁以后不得私创,犯者重拟”(《明神宗实录》卷。这样,就默许了那些私创佛寺的存在,也为私创佛寺的进一步出现提供了条件。如果所谓的“最小不入志”佛寺即是这些私创佛寺,则明代南京佛寺总数也就是上面所估计的300所左右。

4、所谓的“最小不入志”佛寺也可能不包括那些私创佛寺,因为毕竟它们没有明确的合法身份。作为南京礼部官员的葛寅亮,在《金陵梵刹志》中也不会提及它们。如果这样,那么明代南京佛寺数目还应更多,问题也更复杂。对明代南京的私创尼寺,时人有一些模糊的记载。如,嘉靖年间,南京礼部尚书霍韬拆毁南京尼寺及变相尼寺近140所后,迨其离任,人称“尼复集,庵复兴,更倍往日矣”(《万历野获编》卷27《毁黄姑寺》)。这能给我们一些提示。明代后朗的私创尼寺即使是以同于霍韬所拆毁者计算,也应有150所。私创尼寺有150所,则即使按保守估计,整个的私创佛寺起码应有300听。这样,明代后期南京佛寺总数应在600所以上。

5、报恩寺塔

6、报恩寺塔,坐落在南京中华门外的故长干里。明永乐十年,明成祖朱棣为纪念生母女贡妃,费时近二十年,在此建造了大报恩寺和九级琉璃宝塔。大报恩寺塔曾经被称为“中国之大古董,永乐之大窑器”,外观全部是白瓷砖和五色琉璃瓦。大报恩寺塔极其雄伟壮观,永乐皇帝封它为“第一塔”,欧洲人称之为世界奇观。

7、大报恩寺塔这一中国历史上举世无双的琉璃宝塔在金陵城外雄峙了四百多年,直到1856年毁于太平天国战火。只剩下一塔顶盘和若干琉璃瓦构件。如今只有从明代诗人的作品中可以遥想当年报恩寺塔的风华。如黄之隽的《登报恩寺塔绝顶》写登临大报恩寺塔所见,该塔高一百余米,比如今南京大多数高层建筑都要高,诗中所写“到眼无埃土益,苍茫入素秋。万家斜照外,千古大江流”的情景和当代南京人登上金鹰、商茂看到的景象是一样的。

8、宝塔根与大报恩寺

9、宝塔根位于秦淮区长干桥东南,中华门外雨花路东侧。明朝永乐10年(1412年),明成祖朱棣为纪念王母硕妃(硕妃,高丽人,朱棣时未足月,被明太祖和马皇后处以“铁裙”之刑,活活折磨致死),在元代慈恩寺、旌忠寺的旧址上,兴建大报恩寺和大报恩寺塔。大报恩寺塔耗资5万两白银,十万军役历时19年建成。塔为八面九级,高32余丈,塔内设146盏长明灯,由百名小和尚轮流看管。每夜需灯油30公斤,五光十色,雄伟壮观,被誉为“中世纪七大奇观之一”,可与罗马大剧院、亚历山大古城、比萨斜塔相媲美。

10、大报恩寺是当时南京最大三座寺庙之和尚五百多人,良田万亩,也是明初佛教研究中心。咸丰六年(1856年),太平天国天京事变,北王韦昌辉害怕冀王石达开借大报恩寺这个制高点对他进行炮击,下令将寺塔尽毁。而宝塔根部尚存,故名“宝塔根”,现仅剩一块寺碑,一进殿宇。


参考资料

标签: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