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武汉代放生网 > 代放生活动 > >

野鸡去哪代放生

来源:未知   作者:不详   发布时间:2022-11-23 15:31   点击:999次
摘要:所以,当那位博主和他极端的“放生教徒”们心满意足地将一堆堆的福寿螺扔在云南的土地上时,仅在大理洱海一地,当地官方每年却要拿出20多万元的经费给这些人的“功德”擦屁股

今天上午去为妻妹放生,从阳光沙滩沿着滨河路向北行了大约30KM,到了船流街社区的北面,找了一个稍微僻静的地方,将小鱼儿放到沂河的岸边,为小鱼儿做了三皈依,念了往生咒,念了佛号,为小鱼儿做了大约30分钟的仪轨,最后将小鱼儿放归沂河。虽然今天的风好大,吹的我们直打哆嗦,但是我们今天也非常高兴!2011年9月18日

网友晒放生清单被指破坏生态臭虫和蛇在列

而在她“放生”的物种中还有过58公斤的蛇和2公斤的臭虫

福寿螺对云南的水田危害,每年都会造成近5000万的损失

福寿螺危害水田

一个“佛教徒”,为了建立“功德”,在村里放生了一只狐狸。结果,村民养的鸡都被这狐狸吃了...

所以,这到底是在做善事,还是在作恶呢?答案,连傻子都知道是什么...

可如今这样荒唐的“放生”故事不仅屡见报端,而且那些偏执的“放生教徒”,甚至已经发展到了正严重威胁着我们国家生态安全的地步....

今天耿直哥要说的这个事情,就是一起已经在云南持续了一段时间的恶性“放生”事件——而如果当地官方再不出面制止,云南,就真的要被毁了!

故事,始于上面这个名叫@cora裂帛的微博博主。搜索记录显示,至少从2012年开始,这位看似极为“虔诚”的“佛教徒”,就开始在云南当地参与各种放生活动。而从2014年开始,这位博主更是开始组织各种大规模的放生活动。

而在她“放生”的物种中,除了有福寿螺、克氏原螯虾、佛罗里达鳖这些从来在云南就没有过的物种之外,还有过58公斤的蛇和2公斤的臭虫....

等等...放臭虫是什么鬼?!有网友就惊呼说,这不是日本731部队才会干出的勾当么?!

于是,这位博主的行为很快就遭到了微博上数万网友们几乎一边倒的谴责。而专业级别的@博物杂志更是直接指出,其实放臭虫还并不是这位“放生爱好者”干出的最令人恶心的事情,她真正的罪恶,是将很多根本不属于云南的外来物种,一股脑地都“扔”在了云南本地【特有的生态系统】中,这会严重的破坏云南当地生物的多样性,令很多当地独有的珍惜物种被外来物种所灭绝,最终毁掉云南的生态!

网上知名的科普作者@飞雪之灵也告诉耿直哥,这位博主放生的福寿螺、克氏原螯虾、佛罗里达鳖,以及四大家鱼等物种,都会强势地侵占当地的淡水环境与生态资源,迫使云南土生土长的一些鱼类灭绝!

而2011年的一篇新闻报道就已经指出,因为被外来的鲤鱼入侵,云南本地星云湖中独有的“纯种大头鲤”已经彻底灭绝,剩下的都是和鲤鱼杂交的混种了...

在另一篇来自于2011年的文章中,云南省的农业专家们也着急的指出,那位博主最爱“放生”的福寿螺(既平常我们用牙签挑着吃的那种大螺蛳),自从被人胡乱引入云南的生态系统后,对云南的水田危害,每年都会造成近5000万的损失!

而且福寿螺因为适应性和繁殖力都极强,还特别能吃能拉,更会严重污染淡水环境,逼死其他云南本地的物种,并传染多种疾病给人类。

所以,当那位博主和他极端的“放生教徒”们心满意足地将一堆堆的福寿螺扔在云南的土地上时,仅在大理洱海一地,当地官方每年却要拿出20多万元的经费给这些人的“功德”擦屁股...

然而,像这位@cora裂帛一样胡乱“放生”,还自以为自己积累了什么“功德”的偏执“放生教教徒”,却不在少数。

单从@博物杂志在其微博上曝光的情况来看,除了有人放生过剧毒的毒蛇、性情残暴的外来食肉类物种鳄龟,甚至还有人曾经将一种非洲的蛤蟆“放生”到了中国的土地上,而这种蛤蟆不仅难以在中国的生态环境下存活,更可怕的是,其携带的一种病菌,能导致中国的蛙类患上严重的绝症!

2013年时,泰山还因为有大量的人从当地商贩那里购买松鼠在山里放生,导致缺乏天敌的松鼠大量繁殖,毁山灭林,更有山民辛苦种的上万只核桃树,被松鼠啃掉了一大半...最终当地官方不得不紧急呼吁大家不要再放生松鼠了...

还有,还记得咱们文章最开头说的那个“放生狐狸,结果村民家的鸡都遭殃”的故事吗?这也是真人真事,而且就发生在不久前的北京顺义区。那些偏执的“放生教”教徒,居然在这里放生了300多只狐狸,结果村民家的鸡大量失踪和死亡。

目前,当地森林公安已经找到了这群放生者,村民每死一只鸡,他们要赔偿100元...

你说这不是“有病”?

但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连这种荒唐事,也已经不是个案了!!!

同样是在几天前,有网友爆料说,前年曾有一群偏执的“放生教”教徒,竟集资45万买下了700多条狐狸,并放生在了青岛的崂山风景区...

所以,这到底是做“善事”、“积功德”,还是造孽与作恶呢?

对了,相信大家可能已经注意到了,耿直哥在描述这些人的时候,更倾向于用【“放生教”教徒】,而称呼他们【佛教徒】的时候则很少,并且也总是打着“引号”。

这是因为,他们的做法其实与佛教真正的精神,也相去甚远。所以,在一些佛教网站上,也有佛教人士站出来批判过这些“放生教”教徒的偏执行为,认为他们“只是注重放生形式,却忽略了本意与实效”、并“夸大”了放生的“功德”。结果,他们的盲目放生不仅不能真正积累功德,反而越放生“慈悲心越薄越脆弱,功德也越放越小”...

更值得警惕的是,如今“放生”俨然已经成为了一种“产业”:有商家从国外进口外来物种,然后利用这些偏执的“放生教”教徒的“求功德”的“功利心”,开高价出售这些物种;还有的商家则会将被放生的物种立刻捕捉回去,重新贩卖...

话说,在知乎网上,一位名叫@王举人的网友在评论“放生真的有那么高大上吗?”这个问题时,引用了电影《达摩祖师传》中的一句台词。耿直哥觉得这句台词很有道理,现分享给大家:

野鸡去哪代放生

“达摩见梁武帝,梁武帝自认为修建寺庙无数,应该是功德无量。达摩却说他毫无功德,梁武帝不悦,赶走达摩...

后来,在另一位高僧的指点下,梁武帝终于明白,原来自己是因贪图功德而建功德。贪图功德是恶,建立功德是善,一善一恶,相互抵消,自然是毫无功德。”

用我们这些“俗人”的“俗话”来说,这其实就是“自私”。而这也是中国社会普遍存在的一个通病:放生的人关心的并不是万物是否“和谐”,而仅仅是自己能不能获得功德。就像一些地方当官的关心的也不是“可持续性发展”,而是与自己升迁挂钩的GDP...

一言以蔽之,悟性不够,不要给佛教招黑。


参考资料

标签: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