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武汉代放生网 > 代放生信息 > >

可以为过世的人放生吗,放生鱼去哪里买

来源:未知   作者:不详   发布时间:2022-12-01 17:38   点击:999次
摘要:」起初他姊姊不回答,叶星槎勉强逼问,她才长叹说:「这是前世的冤孽。」叶星槎的姊姊摇头说:「她说不愿意,只需要给他们两件衣服,穿在身上就行了。」郑六爷是叶星槎所会见

在警卫森严、阴风凄凄的阎王殿上,阎罗王威武地高坐在大椅上,两旁的鬼卒,青面獠牙,手持刀剑戟叉,等待着执行他们替天行道、处罚奸恶的责任。阎罗王令旗一掷,不一会工夫,狱差鬼卒早已抓来一个鬼魂,匍匐跪伏在尘埃中。阎罗王抚尺一拍,喝道:

冷冻库的鱼籽可以放生

「张三!你前世出生做人,虽然没有什么不可宽赦的恶行,但是也不知人身难得,好好行善利人,因此来生还是让你转世做人,但是寿命只有三十年。」

张三小鬼听了,忧喜参半,赶快请求说:

「阎罗王!感谢您的慈悲,让我再世为人。只是三十岁太短了,人生还没有享受,就要撒手人寰,求求您老再加给我几年寿命吧!」

「不得无理讨价还价,站到一边等待发落。」阎罗王涨红一张黑紫的大脸喝斥道。

北京放生最好地方

张三小鬼吓得赶紧躲到一旁,这时鬼卒又抓来一个小鬼,阎罗王抚尺再一拍:

「李四!你前世做人游手好闲,好吃懒做,下辈子让你出世做牛,以偿还前债,寿命也是三十年。」

「阎罗王,做牛太辛苦了,不论烈日风雨天都要犂田,不合主人意思还要挨皮鞭,吃的是粗糙的青草,睡的是脏湿的栏棚。三十年实在太长了,打个对折,求求您十五年就好了。」

可以为过世的人放生吗,放生鱼去哪里买

「岂有此理,那多出的十五年,难不成要我阎罗王代你受罪?」阎罗王瞪着铜铃般的眼睛。

张三小鬼一听,赶快爬出来诚惶诚恐地请求:

「这样好了,把李四小鬼多余的十五年给我如何?」阎罗王一想:嗯!两全其美。于是叫判官在生死簿上记录下来。

鬼卒继续抓来一个形体猥琐的小鬼,阎罗王怒发冲冠道:

「赵五!你知罪吗?你前世拈花惹草,不安于室,欺压善良,作威作福,下辈子罚你出世为狗,寿命也是三十年。」

赵五小鬼吓得魂魄出窍,磕头如捣蒜般哀哀恳求:

「阎罗王!求您饶恕!做狗太可怜了,不仅要看守门户,吃的是主人的残羹剩菜,还要饱受主人的踢打喝骂。既然李四小鬼可以减为十五年,请您网开一面,我也依样画葫芦十五年好了。」

阎罗王正待发怒,张三小鬼机灵地闪出,必恭必敬合十唱道:

「阎罗王宽宏大量,那十五年小卒我愿意承担。」张三小鬼一加再加,已经有六十岁的生命了。

阎罗王最后抓来钱六小鬼说:

「钱六:你前世只知冶荡贪欢,不知善用生命,精进勤奋,有所作为。下辈于罚你出生为猴子,寿命和他们一样三十年。」

「做猴子太危险了,每天跳跃于森林之中,吃的是野果溪水,并且要时时担心什么时候会被猎人那支无常的弓箭射中,丧失了生命。阎罗王:这种生活于死亡阴影中的日子太难过了,我也只要十五年就好了。」

张三小鬼听了,赶忙又把十五年承担了下来。四个小鬼于是各取所需,皆大欢喜去投胎为人、为牛、为狗、为猴。

杭州滨江放生的地方

这则譬喻说明的,正是我们人一生的境遇:人生三十而立,从一岁到三十岁,接受父母的养育照顾、师长的教诲启蒙,过的是顶天立地「人」的生活;三十岁至四十五岁,成家立业,要为自己的家庭、子女、事业奔波辛劳,像「牛」一样的犁田耕种;四十五岁至六十岁,事业渐渐有成,儿女渐渐长大,但是体力也日益衰退,只能像「狗」一样守在家里,含饴弄孙,为子女打点家中的一切,碰到不肖儿女,还要如「狗」般被击打折磨;六十岁到七十五岁,老病相侵,人生已经走到了夕阳,无常的箭何时射来,过的是忐忑不安的「猴子」生活。其实,如果我们善于安排自己的生活,人生七十才开始,永远可以创造像「人」一样的美丽生命!

毒害妻子,隔生受报

清朝初年,有一位刺史的佐吏,名叫叶星槎。刺史出巡时,他就另乘传车随行,所以刺史的佐吏又名「别驾」或「通判」。
他有一位姊姊,嫁给姓张的先生,结婚没有四十天,就守寡,而且没有孩子。她回到娘家长守贞操。乾隆五十四年(公元一七八九年),叶星槎请朝廷表扬她的贞节,当时,她已经七十二岁了。
那一年秋天,当她游览花园时,忽然感觉有一阵冷风像箭一样,直射她的心中。从此以后,她就卧倒在病床上,医药无效,而且食量突然剧增。
她本来已经吃长素,病后却一直索取荤腥的肉食,而且能同时吃下好几个人的食量。她每天对着空中喃喃自语,双手摆出支吾抗拒的样子。脸颊经常留下伤痕,彻夜呼叫,使得侍候他的婢女都不得安眠。只有当叶星槎在座时,才能安睡片刻。
这样子经过了数个月,医生都不知道她得了什么病。叶星槎趁她神志稍微清醒时,询问她:「您整天喃喃自语,到底在跟谁说话?您那里不舒服,为何不停地呼叫呢?」
起初他姊姊不回答,叶星槎勉强逼问,她才长叹说:「这是前世的冤孽!那一天,我观赏花园时,忽然吹来了一阵阴风,我感觉毛骨悚然,急忙回到房间,看见一位个子矮小,面貌丑陋而且麻脸的妇人,穿着白衣,浑身补补贴贴,携带了两个丑陋的小男孩,蓬头垢面。那位小妇人叫我丈夫,小男孩叫我爸爸。我前世是一位男子,江西人,姓顾,家财万贯,那位小妇人是我的妻子,两个男孩都是我的孩子。我嫌太太和孩子太丑,竟然下毒害死他们三人,而连续娶了两位美娇娘,以终天年。那位妇人含冤多年,找不到我报仇。去年遇到张得新,得新前世跟她有瓜葛,就把我的住所告诉她,并且带她到花园。因为我屋子里有神像和乩坛,她无法进来,所以藏匿在花园里长达半年之久,现在才相遇,她要我偿命,我才恍然大悟,觉得我前世确实曾经杀害妻子和孩子。我记得前世我死后,阎罗王以为我生前有罪,必须审判,但是怨家债主尚未来,所以罚我投生做女人,而且很早就守寡。这些事情在我的脑海里非常清楚,我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她们母子三人,每天弄我的脸颊,扼我的喉咙,使我不能得到稍微的平安。吃东西并不是我在吃,而且我自己不知道饱。呼叫也不是我在呼叫,所以我无法禁住声音。实在是太苦了!只有当弟弟你在旁边时,那三位鬼魂便潜匿起来,如果换成别人,他们就不畏惧了。起先我暗中忍耐而不肯说出来,因为这件事太奇怪而且又丑陋。现在不得不老实告诉你,你必须为我传说于世间,使一般人知道因果报应,虽然隔世仍然丝毫不爽!」说完,便一直流着眼泪。
张得新是叶星槎已经逝世多年的老仆人。叶星槎听了这段话,大吃一惊,对着空中说:「冤冤相报,这是一定的道理!你们如果含冤,为什么不在前世他还没死的时候,找他报仇,而容许他安享天年呢?你们为什么不在他死后,到阴间找他索命,而容许他再投生为人,又延迟了七十多年呢?我觉得非常糊涂而且不合情理!况且冤仇宜解不宜结,我聘请高僧来超度你们,使你们三人早日投生为人,好吗?」
叶星槎的姊姊摇头说:「她说不愿意,只需要给他们两件衣服,穿在身上就行了!」
叶星槎立即剪了三件大小不同的纸衣,才拿入房内,他姊姊很高兴地坐在床前,两手用力扯擘,说:「我太太穿了一件白布衫,破烂不堪,全都是用断线缝补,解不开。我尽力撕扯,才能从她的身上脱下破衣服。现在刚换上新衣服,便觉得容貌逐渐好看,虽然长得丑,也像人了!」
其实,那三件纸做的衣服仍旧在桌子上面,尚未焚化,三位鬼魂却已经把衣服穿在身上了!
叶星槎又说:「你们既然已经换上新衣,请快点上路吧!」
星槎的姊姊又呢喃片刻,说:「他们还要数锭黄金和一千两白银!」
叶星槎听了,面有难色。
姊姊说:「不难!只是数根佛草和一千锡锭(纸钱)而已!」
佛草就是麦草。于是,叶家眷属都去割取麦草,并且在割麦草时,大声朗诵佛号。麦草中间,有零星的颗粒堕落地面,星槎的姊姊又说:「这是绝好的真珠!怎么可以随便抛弃呢?」命令家眷拾起落地的颗粒。
不久,大伙儿已经割了数百茎麦草。星槎的大姊呼叫说:「好了!他们已经嫌太重,快背不动了!再拿一个包袱给他们!」
于是叶星槎用纸剪成包袱的样子,和一千锡锭(纸钱),在床前焚化,他姊姊马上就瞑目鼾睡。
叶星槎出外会客,过了数个时辰他姊姊醒来以后,他询问姊姊:「怨鬼走了吗?」
他姊姊回答:「他们走了,要我亲自送他们走出大门!」
叶星槎问:「鬼魂得到衣物,欢喜吗?」
他姊姊回答:「他们没表示欢喜,也没道谢,只说:『穿这件衣服,便可以出去见官府了!』我送他们出门时,你正好也送郑六爷出去,我们避于门旁,你没有看见我们吗?」
郑六爷是叶星槎所会见的客人,房内没人知道这件事,大家觉得非常惊讶。
从此以后,叶星槎的姊姊就不再索取饮食了。不到三天,她忽然说:「二奶奶来了!」接着又说:「三奶奶也来了!」她跟二奶奶、三奶奶呓语寒暄一番,有时笑,有时哭,滔滔不绝。
大家询问她,她回答:「这两位妇女,是我前世继娶的妻子。阴间因为要审问大奶奶的事,所以将这两位妇人关了很久,不能投生。现在大奶奶得到我给的衣服和财物,向各衙门告准,放两位妇女出来质讯,所以先来探望我!」
她又说:「明天,我要到城隍那里听审,我的命完了!」她禁不住哭得很伤心。
到了半夜三更,她不时惨叫。
天亮后,她说右大腿很痛,大家仔细一看,看见她的大腿一片红肿,宛如被木棒打过。
翌日,她又呼叫左大腿很痛,接着又呼叫足踝痛。腿部和足踝都红肿溃烂,鲜血淋漓,非常痛苦。
她告诉叶星槎说:「我的事本来不易明辨,但我到案后,立即一一承认,我被木棒打了两次,又受一次夹刑,而案子尚未了结,又有什么办法呢?」
从此以后,她便不能说话。又过了十几天,她才死去。这件事发生在乾隆五十五年(公元一七九○年)二月中旬,是叶星槎亲口说的。(《续子不语》《齐谐选编上册》第九十三页)

天津可以放生的地点

参考资料

标签: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